去池袋咖啡店点单的话

第一单

cp 真行寺兼满x三洲新

正欲敲门的手还没有动作,门就打开了。“吓我一跳,新学长你……刚洗完澡吗?”

真行寺绕着手里的吹风机线紧张地问道。三洲没有多说半句解释的话,转身进了里屋。

轻巧熟路地锁上门,真行寺暗地里给自己打气,别紧张,真行寺,新学长只是借你的吹风机顺便借用劳动力,不是对你有意思。

“那位站着发神的二年级生,请你动作快一点。”三洲作为学生会会长的威压让真行寺清醒过来。

动作迅速地插好插头,套好风嘴,调到中档的热风,站在已经坐好的三洲背后。

左手拨弄着头顶湿透了的头发,右手移动着风嘴从发根开始吹干。他做的小心又轻柔,不敢有丝毫懈怠。

或许是吹风机的声音太过催眠,或许是他的新学长为学生会劳心劳力太累,很快的,真行寺发觉到三洲睡着了。

热风把藏在发梢中的某些水珠赶到三洲的颈间,而橘色的灯光不甘示弱为其加入了蜜罐般的诱惑。

真行寺低下头,凑近三洲的左耳,用气声询问

“新学长,睡着了吗?”

没有回答。

“新学长,你真的睡着了吗?”

没有动静。

“新学长,我喜欢你……的……头发哦,非常的柔软……想陪在你身边……为你吹一辈子的头发我都愿意。”

只有吹风机嗡嗡的响声。
不间断地应援少年的恋情。




还未来得及换下的领带从前方扯动到了紧绷状态。真行寺被迫向前倾,迎上三洲的吻。这可能是对真行寺而言最好的奖赏。

衣领带走了颈间的水珠。发现衬衣沾湿后那处的皮肤都变得滚烫起来。

他好像听见他的新学长对他烦人唠叨的抱怨,后来又被堵死在了唇齿之间。



end





有时候是想写东西的

但是懒

有时候是不想写东西的

因为懒


【sugarless】无影灯(一)

1.开灯



整个开学月不算可爱的笨蛋四人组,每日都跑去天台上演同样戏码。风车却还是扬着不曾易主的那个名字。



同伴们最近兴起的游戏是玩魔方,谁最后一个转完六面谁就请客吃饭。桐生永远是最慢的一个,这次也已忘记按秒表打诨过去。



放下魔方的同时,他下意识地往天台望去。像是怕泄露什么,不带一点点犹豫地转过头。掏出输家该出的饭钱宣告自己认罚去买饭,临走前还揉乱长毛估计花了一个早晨整理的发型。



过走廊的时候,几乎所有有眼力劲的都给他们九岛的副长让开了一条宽阔的道。有一个人偏偏除外,鲑甚至还靠着窗台伸出碍路的脚有意阻挡。他一把抓住桐生的手腕拽到跟前,眼神交流说他太慢。桐生没有理会,而是摘下墨镜对着远处仰慕他的女生说honey记得发massage。



手腕受到重力压迫,能看到突起的青色筋脉。没人敢不开眼地说话指责这种暴力行为,当事人无奈地撇嘴,何等的世态炎凉啊!专挑他的伤手下力。眼角顺着视野,把想从楼道口溜走的杂鱼招呼过来,无视气氛怪异的场合,交待他跑个腿去食堂买4个特制可乐饼面包送去广播室。



战战兢兢的杂鱼走掉后,其他闲杂人士也识趣地消失。留下的只有桐生和鲑两个人,陷入短暂的沉默。

桐生最先耐不住,他才不想当哑巴。“上周说的补课换陪练,真的不是开玩笑?”鲑放开他的手,直径向对面空无一人的教室走去。桐生才终于相信上周去挑战鲑失败,然后向他提起的建议不是说着玩而已。

空荡的教室涂鸦着各种挑衅,烂桌烂椅不具有排成直线的美感,黑板擦不知道谁弄到了地上踩得不忍直视。这样的环境下桐生和鲑坐在一起,桐生得时刻提醒自己不是做梦。

“我只有英语好,所以只能补关于英语方面的没问题吧?”桐生从桌肚里好歹翻出了英语课本,发现没有笔,又从讲台缝里找到一支。

鲑看着桐生忙左忙右,露出了今天的笑容。“教得好我才算本事。”

“激将的招数对我没用,先从最基本的开始。比如,叫我桐生老师怎么样?”桐生返回桌位,旋转在指间的笔中止了在空气中划圈,笔尖指向了鲑。

“你想法倒不少,敢录音的话……”话被中途打断,桐生用笔头戳中鲑的右脸颊,“我想听,听完就开始授课。”

鲑凑近桐生耳朵,轻微地往里吹气。桐生起初被怔住,危险系统拉起警报,毫不怀疑咬掉他耳朵这种事,鲑是有可能做得出来的。但转念一想这动作这表现力,不是他平常对可爱的女生用的一招搞定吗?

“桐生老师,相比之下耳朵比嘴巴诚实哦。”鲑摸到桐生微红的耳轮,听者心里留着现实报的泪,无比期盼可以神经性耳鸣。

打落作死的手,桐生翻开课本。 “荒巻同学请认真听课,小动作一律禁止。”

鲑指着再也普通不过的课本,好心地提醒道:“拿倒了。”


未完


难看得我自己都觉得可怕

写不出剧里人物的万分之一可爱










想看加贺美x小旋风,一边喊前辈一边主动地上他。

【SA】じゃなくて

恋爱是想要一直注视着一个人。


 

  【而我处在最谦卑的位置偷窥着他的所有。】


穿行过六本木的街道,拐角进入一家立食店。高脚桌上拉面冒着有香味的热气,在我和他的周围是相聚成伙,同为上班族的人群。饱餐后的生啤溢出泡沫沿着杯子的线条滑落到手指间,左手的无名指也被沾湿了吧。过于在意的眼光,包括过于在意的自己都令自身感到无地自容。


「多谢。给我推荐那家意大利餐厅。她很开心。虽然我平时也有关注,但这家确实不知道呢。食物又美味,气氛也很好。顺利地答应了我的求婚......」

他是个私下喜欢自言自语的人,可以连续说上两个钟头。平时的我一定会很认真地听。但我想现在就失去听觉,不想听见他的任何声音。


 「你喜欢什麼样的女孩?我认识这样的人唷,很居家你一定会喜欢上她的。该不会,你有喜欢的女孩了?是说那怎麼不交女朋友呢......」

 菜单上再点了一份炸鸡块,我用不够聪明的方式企图掩饰位于横膈之上快要欲泣的东西。


「因为你是个好人,也很会打扮。公司里面对你七分裤倾心的女生很多。上一次组织旅行,你总是担心别人会不会开心,告诉你完全不用担心这一点。要是跟你在一起绝对会很开心。下次再一起出去开车兜风玩怎么样......」

 他是个很会计划的人,在他的安排内的旅行几点该睡觉就睡觉。平时的我一定会很乐意地接受邀约。但我想现在就失去视觉,不想看见他慷慨给予的笑容。


「要一直跟我当好朋友哦....」

是为什么呢,我说不出拒绝的词语。但我想现在就从他身边逃走,不想让他看见我日久弥增的单相思,附赠的如斯寂寞。

「没有人像你一样 ,可以跟我无话不谈。遇见你真是.....」

倒在肩头的重量,一边把期待温柔地揉碎,一边把不安粗暴地剥开。穿着西装在挺立站在的男人,低着头给食物增加盐分。

「干嘛要哭,被感动到了?」

颈项粘附的温度,像是刻意而为我设下的织网。强韧,坚固,富有技巧。这样的关系要持续到什麼时候?

「喂喂,你是后知后觉的连休明け症候群吗?快别哭.....」

「是的话,你请客怎么样?」


谎言要说上千遍才能成真。

     【我不喜欢你。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





迟了这么久的生贺,请不要介意啊隔壁隔壁班的老酸奶。

起码隔了三年没用过第一人称写东西,可能是最近漫画看多。

祝你心愿快了,每天都有糖吃。还要做一个会恋爱的少女!


  

【杀人偏差值70】恶之花

CP:田中宏志X宫原圭介

我们的罪恶顽固不化/我们的悔恨软弱无力/我们为自己的忏悔开出昂贵的价钱/

我们欢快地折回泥泞的道路/以为廉价的眼泪能洗去我们所有的污迹

直至从窗口窥视不到恋人理佳子的身影,宫原圭介才再次打开手机信箱。「お前に青は似合わない  俺も部屋に入ねてくねよ」来信人话外有话,无时无刻的监视像蛞蝓的黏液心生嫌恶。这样的监视持续了多久连本人都无从知晓,萌生的恐惶感扩大,宫原把部屋里每一处可能会隐藏监视器的地方都翻找了一遍,最后脱力地坐在床沿。

(可恶!什么都没有找到。)无端的怒火发泄在床单上,皱褶数显示了他有多火大。手机的来信震动像是故意与他作对,讥讽他的一无是处。【你找不到的,给我开门。】

那个混蛋家伙到底是有怎样的行动力啊!宫原圭介怒视着紧闭的大门,随手扔了饮水杯作为他不满的回应。踹门声霎时响起,心中警铃大作,怕惊扰到隔壁邻居为自己引来不必要的麻烦。想到这点,几乎是拖着身子一步慢一步地来到门前。

【明天有考试,我想好好复习。能不能请你明天再来?】

说出口的虚假谎言能被信几分几毫厘,宫原没有信心。他垂下头,懊恼自己为什么不编造更精妙的借口。

【哦?是这样吗?东大的高材生?我明天补习班也有测验,能不能请你帮我复习?】

对方已经是看破他借口的语气,顺着他的假话半带威胁。手腕用力转动门把,夜风偷溜进颈口,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。宫原圭介不愿意多看来人田中宏志一眼,田中没有礼貌地大摇大摆地进屋。殖民者般一副来划分归属地的傲慢样子,宫原在脑中无数次假想用拳击手套狠狠地揍他。

捡起该说是质量不错的居然完好无损的饮水杯,给田中倒了一杯水之后。就真的如同要认真复习一样,坐在书桌前翻阅起知识要点,视田中如无物。站在他后方的田中宏志不悦地啧了一下,揣起他的头发往后使劲,宫原惯性地把头往后仰。

【你就是这么冷淡客人?】

【你不是客人,是催债鬼。】

宫原话语上的反击为他带来的是头皮被扯的疼痛,他只好正视狰狞的田中。田中的鼻尖凑近同样他的,面上的皮肤甚至能感受到田中的鼻息。他逃开了田中的注视,握紧的笔在书上划出歪曲的线条,灯管中乱窜的飞蛾晃晕思绪。

【侍奉我,或者给我一百万让我享乐。】

歌舞伎町街的高级妓女也不会值一百万的价钱。这个浅显易懂的事实很明显是想让宫原难堪。田中之前勒索的补习费生活费甚至旅行费,都如约打到他账户。他已经连吃饭都成问题,哪来付得起一百万。

【我...我帮你复习好吗?】宫原扯出自认为还算得上亲切的笑容,面对田中的哄笑也败下阵来。田中一边骂着他是笨蛋,一边扫开桌子上的杂物。坐上了桌子,拉下裤子拉链,掏出了还是软趴的男性特征。

最仁慈的天使/你可懂得仇恨、黑暗里握紧的拳头、苦涩的眼泪

宫原的身体本能反应是站起身往后退,却被一把揪住衣领,他不敢再动。田中见状也放柔了力道,替他脱掉了那身可能是故意气他才换上的蓝色套衫,身体在害怕,就像捡回家缩在沙发底下不愿出来的小宠物,正瑟瑟发抖呢。面对总是能提起自己肾上腺素的这个人,田中露出由衷的笑容。手极端温柔地触摸颈项的皮肤,来回的摩挲以此来感受生命的温度和流动。

【圭介,让我再好心提醒你一次。你是炸弹预告犯可是永远的事实。】

藏在身后的拳头悄然地放下,宫原的脑海里闪过父亲和理佳子期待的目光。不想让他们失望,更不想让他们知道自己种下的苦果。

【在这里留下吻痕,还是牙印好?都很色情的样子,向女朋友怎么解释好,喂,想个好借口吧。】麻烦制造者田中舔弄着颈部的肌肤,说话的时候也没停止逗弄。宫原无法对这种事情默不作声,祈求地望向他。

【不想让我这样就好好地侍奉我,就.....】田中咬上宫原下唇瓣,尝到血腥的锈味喃喃道,【用嘴巴哦。】

在此期间他还找来校服的领带,绑住宫原双手。解释说是自己的恶趣味。【看你丧失自由,就想好好地折磨一番。】

宫原跪下来的那一刻,闻到的是不同于自身的男性的味道。所认知的事物呈现陌生的未知和恐惧,嘴里也逐渐充斥,令人反呕。分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肿胀,嘴巴张开的程度已经撑酸了下颚,流下的液体参杂前列腺液滴落在平日里学习用的书桌上,聚成一滩。

【最前面也给我好好舔啊,喉咙也是有用处的....】耐心指导着的田中,说话的尾音都透着无与伦比的愉悦。用话语操纵着宫原的每一步骤,【还不够啊...含深一点。】宫原只好每次吞吐都尽量把根部含进去,到最后肉块喷射的精液不安好心地射进了喉咙。

【好きだよ、圭介。】

宫原闭上了双眼,又睁开,向上的目线,已经看不到灯管里的飞蛾。

大概飞走了吧。

在我夜的深处/上帝用灵巧的手指,画出多变而无休止的噩梦

第二天天气预报说气温骤降,宫原没有穿上理佳子送他的那件蓝色套衫。而是穿了一件遮住脖子的高领,结果还是被狗咬了,他低声咒骂。

不用烦心想解释的借口,天気がいいね。


END

完全是脑补产物,其实都是自攻自受嘛,自个在兴奋个啥劲。

蒙上眼睛,用手你能猜出眼前的人是谁么...啊,好温暖呢 眼窝好深哦 脸好小哦 用手猜不出诶....怎么办呢....那就用嘴巴试试吧,我永远的 小狮子。




图sc:naver

樱井先生告诉你告白台词不重要,重要的是脸

教えて!嵐

  • 岚和嘉宾一起把观众们的恋爱烦恼当场表演后并解答

  • 从事IT业的30岁男性

    请告诉我向交往5年的女友求婚说的话

1番爱拔:假设去了一家料理店后回到家

味道不错呢,你.....嗯,啊,鱼啊,那个,很好吃呢。那个很好吃呢。

我说,我们在一起多久了?嗯?5年?5年了啊。5年50年都不会变了吧。

我们结婚吧。

去登记吧?

登记吧,现在就去,现在就能去哦。

叫计程车,叫计程车,登记去

就...就是这样了。

判定:33/50

队长有话说:和鱼没啥关系吧

2番sho

(敲键盘)

啊,死机了。你来一下,我的心从5年前开始一直死机到现在。

请点击启动我的心。

我们结婚吧。

判定:19/50

3番nino

你和我在一起已经5年了,一直以女朋友的身份陪我走了5年。

第6年开始以我太太的身份和我一起生活吧。

判定:49/50

4番润

在家里吃了女友亲手做的料理后开始

(sho:已经动心了,开始。)

多谢款待,你做的菜很好吃,谢谢。那个,其实我一直觉得...

你很会做菜呢。一直以来都是这么想的。因为我想就这样吃着你做的饭。

和我结婚每天做饭给我吃吧。

爱拔:经验之谈吧

判定:50/50

小仓叔:如果爱拔君来说如何

爱拔:不错吧,吃饭,我可比松润胃口大一倍哦。我会给你满满的快乐哟

5番利达

You,跟我结婚啦

判定:43/50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宿题岚070409期)

 

  • 最近刚刚开始交往的女朋友快要生日了,到那时,送礼物时要说哪些话才能让她开心呢

1番爱拔:情景定在生日当天早上约好见面的地方

对不起,对不起等了很久了吗?我迷路了。对不起啊。

nino:迷了多少路,就一直线的距离

今天是那个对吧,就是那个,生日,我知道哦。

我呢,今天有点要送的东西。

给,礼物。没错,是钱。

那个,我可是为了这个拼命打工哦都存了5万了。

如何?走吧,伊势丹?伊势丹?一起去吧,给你买最适合你的东西,好吗?

一起走吧,好,走吧。

判定:8/50

2番sho

今天是第一个我们一起过的生日呢,说实话,应该向你说生日快乐的。

但是我觉得,对于生下你的爸爸和妈妈,更应该向他们道谢。我这么想。

爸爸妈妈,谢谢。

判定:7/51

小仓先生紧急参战~

生日快乐。

我很喜欢手表,所以就送手表给你。

但是选了那么多,还是没有主意。只能送了我喜欢的。

因为,没有比你更好的礼物了

判定:35/51

3番利达

给,礼物。

没错,是我的自画像。

见不到面的时候,给我看这个自画像啊。

46/51

4番润:约会之后回家的时候

(sho:为什么在害羞啊)

(Jun:啊,好丢人)

(aiba:松本先生,好色哦。是色色的眼神哦。今天是色色的哦)

今天很开心呢,那么,今天那么开心,要小心回家哦。

啊!差点忘记了,给你礼物。

打开看看。没错,是戒指。看看内侧。

没错,为了记住这个日子作为纪念,刻上了日期。

祝你生日快乐,再见哦。

判定:46/51

5番nino

这个,生日礼物。打开看看,没错,是手表。

从今往后,就一起来刻划我们两人的时间吧。

判定:25/51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宿题岚070416期)



  • 来自东京都新入社员的恋爱烦恼 和女朋友吵架后请求和好的话

1番爱拔

不是已经说了对不起了吗?真是什么跟什么嘛。

总之,是我不对。行了吧,对不起。

不要糟蹋了可爱的脸蛋哦,咚咚~咚咚~

判定:14/50

(sho:好多啊,但是我超喜欢刚才这个啊)

2番润

之前的事,我觉得大家都有不对的地方。

气氛太僵了,我们和好吧。

对不起。

(nino:他都很真实呢)

判定:38/50

3番利达

好吧,大家都有错,一起道歉吧。

预备~对不起

判定:49/50

4番nino

虽然在吵架,可是我来见你并不是为了吵架才来见你的。

所以差不多,回到从前那样行吗?

(aiba:脸真的好红啊,今天真的脸好红啊)

5番sho

我们两个都只顾着生气......

等等,重来一次好吗

2回目

.......

3回目

一周也太长了吧,真的很对不起。

4回目

对不起,包含一切,真的对不起。

(aiba:樱井君最讨厌这个单元了呢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宿题岚 070430)


  • 东京都[春天来了]先生的恋爱烦恼

    我是从4月开始就将到东京都上学的大学一年生,其实我对我家附近便利店里面的女孩,一见钟情了。

    虽然在结账的时候说过花,却怎么也无法提出约会的邀请。

    所以请arashi的大家能够教我绝妙的约她的话。

1番爱拔:一人分饰两角

这个麻烦你。

这个啊,好的。

这个便当需要加热一下吗?

不,不用了。请你温暖我的心吧。

还是说加热我的心比较好吧。

判定;26/50

2番nino

给。

便利店是24小时营业的吧,我也是24小时对你开放哦

判定:18/50

3番利达

啊,那个。

零钱送给你,下次请跟我约会吧。

判定:49/50

4番润

(jun:我先说一下,是非常的普通的。不是搞笑的那一种。)

(sho:不错哦,松本不错哦。)

这个请结账。

是的,今天只买这个就够了。

那个,虽然觉得突然说这个挺失礼的。

如果这个店里的东西按顺序的一个个买,就能跟你稍微多说上几句话了。

如果可以的话,请让我们的关系变得更好吧。之类的。

判定:45/50

5番sho

那个,可以给我收据吗?是的,有笔吗?谢谢。

这个是我的电话,可以的话请打电话给我。

判定:8/50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• 东京都的[剧团员]先生给翔提出了作业,[请教给我 岚!]这个单元里,只有翔总是一塌糊涂的完全没办法参考。

    所以这次请好好回答吧。我是给孩子表演英雄秀的五人组leader,我爱上了团员里面扮演唯一的女性英雄的女生。

    不知道该如何邀请她去约会,请务必教教我邀请她约会的好方法!

jun:这个很擅长吧

sho:不好意思,那个用一塌糊涂来说是否不太妥当

aiba:现在大家都这么认为的啊,只有樱井在让大家举圈还是叉的时候,压倒性的都是叉比较多呢

nino:因为一次都没好过,所以这次的英雄秀上,红色英雄怎么邀请粉色英雄才好呢

1周目

一直都只是跟小孩子握手,这次请跟我握手吧。

小仓:哈

aiba: 小仓先生可是第一次在这个单元说[哈?]哦

Nino:这个有点...

小仓:这能算邀请人家约会吗?你是红色英雄的吧,你那算在邀请吗?

Nino:握手结束之后怎么办

aiba:根本没约到嘛

Nino:红色英雄约粉色英雄约会时候的话哦

sho:  其他有几个人

Nino: 三人吧,蓝色,绿色和黑色

jun:  也有可能是黄色

sho:  黄色啊,大概是吧

Nino: 粉色英雄哦,你想约的是粉色哦

2回目

总是和绿色英雄,黄色英雄,啊,还有个蓝色英雄吗

在一起,没有时间跟你好好说话。

其实,我喜欢粉色。

没有绿色和黄色和蓝色的时候,我们组一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战队吧。

红色英雄参上。

aiba: 这个是信啊

Nino:美术支援都被搞得不耐烦了哦

小仓:因为一直都有其他伙伴在,所以下次一定要找个时间只有两个人在一起

aiba: 是呢

小仓:但是这样,一点点也没有体谅到其他团员

jun:  只是传达了喜欢的心情吧

小仓:算了,还是别干了

sho:  请让我最后再试一次

Nino:哦?

jun:  能行吗

sho:  刚才对其他人的体谅不够,

jun:  你行吗

sho:  包在我身上

小仓:包在你身上?

3回目

绿色他.....绿色他很强...

(Nino:大概他在进行战队的种类说明)

蓝色他,他跑得很快。

黄色他无论如何,都喜欢吃咖喱。

但是红色只喜欢粉色。

红色上

Nino: 不行了

jun :  别干了

Nino: 小仓先生会生气的地方我们也明白了,这个人刚才,就只说刚才那一次的。

       一脸[总结得不错了吧]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宿题岚070903)





人总於今天 想昨天 

明明是幸福早於 脚边 

你我却翻天覆海 去历遍 

从头来用一分钟 初见

我转身应该找到 你视线

谢安琪 《初见》